所有的傲气如昨,爱就这么到来。

【瑜昉】少年与“少年”

少年与“少年”

原曲:容祖儿《第一百个我》
翻唱:SpriteSoft
后期:Elvis
手绘: @tzpph0 
海报P图:心心
填词:小驴 


网易电台:https://music.163.com/#/program?id=2057828501

他少年就对峙生活 走在冬天碰过炭火
人们看他带着偏颇 热闹总裹挟风波
他清醒着选择沉默 雾霭散开他终被认可

他提起小时候是最温柔讲述者
有稚气虎牙而肩膀安全宽阔
荒唐不平事 从来未将他 打磨
仍大步走上红毯 赤诚磊落
流言再汹涌 也会有鲸鱼 撞破

他习惯流浪无定所 ...

【瑜昉】勇

名字还是瞎起的,写的表白的心路历程,时间点也是我瞎选的。

依旧是给 @不许知道我是谁 

OOC或者错别字啥的bug都算我,我写的时候脑子已经十分不清醒了。

一、

黄景瑜意识到自己喜欢尹昉的时候,红海的拍摄早已经结束。

摩洛哥成为过去式,微信上尹昉的对话框也从之前的前三,变成要搜索名字才会出来。

然而这时候黄景瑜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尹昉。

当然一开始黄景瑜也没当这是喜欢,他只当自己是因为和尹昉呆一起太久,身边突然没了这个人,才会觉得特别不习惯。

直到他频繁地想起尹昉,想起摩洛哥干燥的沙漠,星空下尹昉光着脚跳舞的样子,像是透明的。

甚至于他有一次梦到两个人一起的机...

【瑜昉】恋爱ing

一个小甜饼,给 @不许知道我是谁 

非常傻白甜,OOC算我。

名字瞎凑的。

1、

那次其实已经是秋天,可上海哪哪都依然很热,只有半夜才能稍稍降温,他们俩也为了躲着人,凌晨三点钟才从酒店悄悄出来。

黄景瑜身边是困到一直打哈欠的老艺术家,戴着他的渔夫帽被他牵着走,眯着眼睛迷迷糊糊。

他问:黄景瑜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带你谈恋爱啊!”

 

2、

带爱人去看自己生活过的地方确实是谈恋爱的一部分。

黄景瑜带尹昉去看他之前住的筒子楼,他早就想带人过来看了,可是一直聚少离多没有机会,这次好不容易两个人都在上海,必须要一起过来看看。

尹昉觉得这人真是形式主...

【瑜昉】大六岁和小六岁的百日童话+蜜蜂与花

忽然想到这个好像没放到lofter上来,那我补个档吧。


《大六岁与小六岁的百日童话》

翻唱:@余半声· 

混音:@FreeCicada

修音:@明明总是很慵懒 

海报手绘:@灰焦冻 

海报P图:@Conight 

视频:@ukissmemo @神风畴 

填词:小驴

歌曲网易云:http://music.163.com/#/song?id=556564969

视频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757683?t=76 (一定要看视频啊!!!!)...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整理一下微博上写过的关于他俩的那些东西。


让回忆列兵折返,所有的气味和温度严阵以待,集市上的摊贩还没遇上两位旅人,相机还没有按下拍照键,阳光还没有晒疼裸露在外的眼睛。你仔细确认小蜗牛的咸味,确认海上的风向,确认说祷告词的老人,确认月光曲和塔吉锅,确认松垮的背带裤,确认第一声招呼里的生疏。

确认一切刚刚开始,然后埋下私心,在离海最近的城市,浪漫燥热如十二点的红屋顶,小雏菊和冷枪管折叠在一起。

Moroccan moonlight in your eyes。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此后余生再遇三千场春水,不敌去年百日间,手中一...

【瑜昉】少年们的百日晨与昏

《少年们的百日晨与昏》


原曲:李幸倪《月球下的人》

翻唱:@知黎 

后期:@糖火烧Summer

视频剪辑:@Q01-01 

海报手绘:@鱼洞洞洞洞洞 

海报题字/P图:@沈徽光 

填词:@小马户口合 


歌曲网易云:http://music.163.com/#/song?id=551797558

视频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925157?t=97


谢谢所有人的帮忙,原我心里一个摩洛哥的记忆,总之就是,希望以后前程似锦,也不要忘记那一百天摩洛哥,有个少年和你最衬。...

【瑜昉】两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三】

依旧是自己给自己造傻白甜的摩洛哥日记糖。以及,一遍过没有检查,肯定会有很多错别字和bug。

我希望那段时光成为永恒。


【万花筒】


黄景瑜和尹昉去沙漠玩,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的,在去的路上就开始嘟囔,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看?

尹昉早习惯了他嘴巴上的象征性抗拒,冷漠得左耳进右耳出,从包里掏出一瓶防晒递给黄景瑜。

黄景瑜挤了一大坨在脸上呼噜了几把,又突突地胡乱往胳膊上擦,尹昉看着认真想笑,这人像一只还没睡醒的阿拉斯加,怎么样都看着很好玩。

你要笑就好好笑好吧,这样要笑不笑看着很吓人好吧!黄景瑜推尹昉。

摩洛哥的路况实在不友好,车子晃啊晃,尹昉渐渐明晰的笑容也在晃啊晃,黄景瑜...

【瑜昉】两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二】

趁热情还在,多写几篇,自割腿肉给自己吃,官方什么时候能把花絮全发了啊……


【糖】


尹昉知道黄景瑜曾经偷偷往他水壶里加一勺糖,谁喝不出来那甜味啊,偏偏那个人在他喝的时候还紧张兮兮得直往他这边看,前后一联系,他觉得黄景瑜仿佛也加了一勺糖在他过去的时光里。

尹昉偶尔会想,如果十七岁的时候遇到黄景瑜会怎么样啊,但转念一算,罢了罢了,他十七岁的时候黄景瑜才十一岁,不跟他抢糖吃就不错了。


【煤气罐】


红海营地的厨房是公用的,这让尹昉想到小时候家里住的大杂院,大家在一个小厨房里烧饭做菜,你的炒豆角混着我红烧肉的香味,做一顿饭的功夫,妈妈和隔壁大婶可以把邻里街外的八卦聊个遍。

但不...

【瑜昉】两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一】

其实一开始本来准备叫《少年们的百日晨与昏》的,因为我实在懒得想名字,但是后来又写到了那首诗,干脆就直接把一改成两叫这个名字吧。

其实就只是个松散的日常,摩洛哥的一百天,够我一个人想象好久。


【糖】


黄景瑜曾经偷偷地在尹昉的水壶里加过一小勺糖,在听完那人讲少年时代的第二天。

黄景瑜还想买光世界上所有的糖,扒开时光裂缝去那个人的十七岁。


【我真不会说阿拉伯语】


黄景瑜第一次和尹昉出去玩两个人其实没敢走远,在剧组的营地外面绕了一圈,遇到一个摩洛哥卖花的小姑娘,然后就那么看着尹昉跟小孩手脚并用咿里哇啦得说了半天,最后把小姑娘的花全买了。

目瞪口呆目瞪口呆,黄景瑜见着小姑娘...

十月二十九。存图。

【K莫】日常之回家

【日常小短文】

【完全放飞自我的文风】

【早就写好忘记放上来了,虽然中秋早过了,但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啊!其实写的时候我老师串戏到隔壁瓶邪,但这的不是我本意。】


其实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14岁突然的亲人离世一无所有,被人嘲笑成是没人要的野狗,像是全世界所有的苦难一瞬间都轰然倒塌在他的肩膀上。

少年茫然四顾,好像在家中呆坐了一两天,不记得多久了,时间飞快时间缓慢他都觉察不出来。只知道在破晓时太阳升起的一瞬间,哑巴了好久的少年突然嚎啕大哭,直到喉咙嘶哑,便抹干净脸上的灰尘收拾行装,然后一头撞进刀山火海踽踽独行的生活。

“那时候特别穷,有时候甚至想去偷东西……”轻描淡写轻描淡写...

【K莫】日常之初吻

【日常小甜文】

【文风非常放飞自我】


那是他俩确立关系之后的第一个夏季,下过一场暴雨之后气温陡增,窗外蝉鸣声燥耳,空气总是暧昧而黏腻的,老天宠爱善良的小孩,给他的第一场爱情故事创造了完美的环境。

那个夏天楼下卖冰棍的爷爷开始认识这俩每天一起上下班的年轻人,心里给他俩打的标签是冷漠寸头和闹腾娃娃脸,大约是感情好的哥俩。


“我们不是兄弟我们是可好的朋友!”某次去买冰棍,被问到到底是啥关系之后特别骄傲的小崽子,张大嘴巴咬一口巧克力囫囵咽下,眼睛开心得眯成一条缝,强调再强调:“感情可好啦!”

被shock到的老爷爷眼睁睁看着身后的冷漠寸头笑的眼睛流光溢彩,诡异,可真的太诡异了,感情再好也不带...

【K莫】日常之表白

【日常小短文】

【完全放飞自我的文风】

【四年没写文你猜我写得能烂成啥样】


起初,他只认为这个人是把自己当成特别好的朋友,毕竟他对自己的人格魅力还是有自信的,而自信的小孩不缺朋友,圆乎乎的肉脸和纯粹心灵,一咧嘴一说话,多少人上赶着把他当成光源往他身边靠。

这么自夸真不要脸,可微微师妹都这样说过,漂亮的女孩不会撒谎,他这么想,然后把这句话牢记在心,觉得可倍儿有面子。

是的,最开始KO住进来的时候他压根没往爱来爱去的方面想,他只觉得这个人愿意和他做朋友,而且是同个屋檐整日相对。多好,他觉得自己被认可,毕竟,那个人还是太优秀,对于他来说,偶尔还是有那么一些些得让人觉得距离遥远。

“我要这么主动想...

真相是假

真相是假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爱意也全都是假

你见证的拥抱都是假猜测的想念是假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

痴汉的歌【我滚

我害怕 会看到少年低头

对世界的恐惧会占据他骄傲的双眸


我也害怕 少年不敢再做梦

安于现实任所有呼喊全都封锁在喉

我害怕时间不够 让他们走到故事最终

未行至荣耀顶端 就要分道扬镳各自孤独地走


能不能没有分离 眼泪能不能只是盛夏一场雨

能不能传递勇气 让我拥抱他在无助黑夜里

我知道成长不易 迷茫时记得原谅自己


我害少年还未经历足够的痛

就妄想投入冗乱的荒漠自己造星球

我害怕给他的爱太美太空

越精致的堡垒 倒塌时让人伤的越重

我害怕烟火太浓 ...

童话家

童话家

原曲:《泥沙堡垒》

那蜡烛快熄灭他仍舍不得去睡
五十年写的童话要收尾
笔尖纸上行走 像上帝在亲吻
造一个天真的堡垒
他写流浪狗会变成骑士解救谁
写乞丐都有家可归
寒风中皲裂双手 捏造世间完美
将世态炎凉抹去 天下全幸福之人
最后一字落笔他 瑟瑟发抖裹棉被
收集灭绝的勇气 学着笑 才发现已长皱纹

他好久没做梦 不敢见童年自己
拿不出手半点可炫耀名利
曾想做的英雄 只在他的书里
只他一人看过那虚假壮丽
他对空气承诺要将童话送出去
年幼时世界亏欠他的期许
想告诉孩子世上有巨鹰
也有从平凡中爬起的将军 要坚持相信

可现实总拒绝他多少讥笑钻耳
所到...

若你是我

某天晚上困得要死神志不清还的债,写的真的太烂了…………


若你是我


填词:小驴【涅槃清音】


若能将爱都焚毁 换来感情纯粹

不表现出对他痛恨 亦让你全身而退

可独占欲在作祟 我是你太亲密的谁

你羽翼尚弱怎能让你飞

替你受这原罪 若你是我应也欣慰


我不忍看你坠落 为谁将爱挥霍

共有的岁月那么多 有谁能代替我

回忆把生命雕刻 全是关于你的脉络

关于爱情仍可摸索 只有你我手还交握

仍可陪你走过 看岁月如歌


若能将爱都销毁 ...

空想家—词作与歌者

空想家

第一首词来源自你名字
第二首词写遍所有你住过的地址
第三首词写你爱有多自私
写过百首终于能被你知 夸赞我笔中藏情痴
唱过我一首词 被我写进此生最幸事
你唱过的歌我全当成诗 在歌中假装与你有千段情史
悲剧也好至少我碰过你手指 强过仰望你到死

举世情歌在替我唱爱你 不被你知道就算不得深情
写尽天下憾事太多都关于你 还被你问杜撰过几个知己
非生来就会写暗恋人心 是侵泡太久那滋味太熟悉
偶尔还猜你会不会喜欢我写甜蜜 可太难我从没那境遇

再写词是你的爱情琐事
甜蜜的怨怼的我一字不落从旁人口中探知
每一首都似讽刺
只敢在词里对自己诚实
将爱掏出得见天...

想赞颂一个美好的人


从小缝隙中偷看你手指的骨节

在人群中看你身形挺拔而扎眼

从歌中读你温暖如阳的每一面

是孩童是少年 是信仰无言

给你一朵花或红色蝴蝶

当群星熄灭你是唯一光线 照亮我的世界


我把你看作所有浪漫寓言

或住在里面风情万种少年

直到老去之前 都如少女般去沉湎

我把你捏造成传说的主角

风衣呼啸斩龙时高举长剑

胜利后的庆典 你为爱人亲吻尾戒


从旧时光中看你太稚嫩的侧脸

有虎牙的少年柔软而坚韧无邪

从传闻之中听你不惧流言难辨

越纷乱越真切越执着信念

给你盔甲或是美好人间...

我们—允在

谁曾经拥抱过我 在舞台的角落

额角边有汗水像泪 让我想仔细吻过

谁曾说过爱我 年少愚笨的执着

冥顽不化的坚持 不够让爱存活

共唱过几百首情歌 却没立场将爱挥霍

讲的情话也太多 真假都无从探索 太遥远无法捉摸


在睡眼惺忪的清晨 突然想起意味不明的吻

逆着光想象中描摹你唇 嘴角那颗痣连同呼吸还记得太深

却不敢找借口探问 消息只从朋友口中听闻

你家庭美满有可爱妻儿 还庆幸你终变成年少时一起梦想的大人


也想活得不必 太怀旧但却害怕 ...

时间里遨游的少年

时间里畅游的少年


你拖曳星星囚困于监狱将白天折成薄纸

你吞噬海峡给巨石以自由脚踩平原的唇齿

捉住一只鱼让它陪着你练习飞翔的姿势

吻一片树叶把露珠冻成冰在赤道搭间房子

先飞翔再坠落麦芒之尖停滞


你爱听故事童谣和哀乐在一扇门后撞见欲念肮脏

你摁灭台灯整个夏天被杀死雪后竖起高墙


你跨过百年到旧时代里焚烧几首爱的诗 

任器官衰竭再丰沛如初生远离这人间恶事

冲撞过暴雨又劈开晴天将昼夜摆弄于指 

游弋在未来又往过去栽花向宇宙播撒种子

去困惑再看穿所以不生不死


你掸落尘埃万般的烦恼塞进末世的飞船任其...

陪我

陪我


填词:小驴【涅槃清音】


曾无数次想去追溯洪荒 和你相识那片土壤 存在于哪颗安静星球之上

你不犹豫向我伸出手掌 用保护替我驱赶走彷徨 偶尔陪我任性地拒绝成长

多幸运才能宇宙中和你遇上 在时空错位成迷宫星光太暗每个人都迷失自己的方向

你只为我托起一束光 带我走出黑暗 带我去面对最好的爱情和梦想


你陪我看着蒙眼的雾终于全部散开 自顾自寂寞着笑起来

你陪我等花开出个答案 仰望星河某处 天空中暗藏温暖

你陪我面对这个时空中所有未知的刁难...

无主情话

无主情话


没结果也会沉溺 明知是白日梦也甜蜜

为你留伤口也是种幸运

牢记着爱情真理 学着以万物姿态爱你

请许我做你肩上蜻蜓

想靠近却怕打扰你 做旁观者小心翼翼

太卑微所以这样都感激 即使永远都籍籍无名


写多少情话最后只唱给自己

连能被你注视也都全凭运气

纵使看透过一千部喜剧悲剧

也无法劝说自己 放弃


若你因为我而对 这世界有过温柔期许

知世上有我也足以开心

兀自流泪寂静欢喜 开始结束都没意义

难过的是我不被你记起 而你却占据全部回忆...


你曾站立在大风中高声的歌唱

那时你身姿挺拔太青春的模样

你听见列车呼啸都能写出诗章

你自在又多情 仿佛可以攀上月亮

你怀抱好多坚韧的梦想 在城市里游荡

太多寂寞的街巷 太多人来和人往

你用酒来刺激疲乏梦想 你说你不一样

但却又与曾经 背道而驰走得太踉跄


你也曾骄傲狂妄 你站在目光中央

你弹奏的吉他很响 你有最好听的嗓

而如今你漂浮在 毫不知名的远方

愈发麻木你的手掌 早已经被尘土悄悄弄脏


你曾脚踩着少年的肩膀 放肆横冲直撞

那时你孤僻乖张...

贫贱夫妻百事哀

想旅行在城市公园转个弯

分一杯奶茶渴着将路压完

街上红男绿女都活得很好看

约会项目是看电影或者烛光晚餐

而你们奔波着为几寸阳台

蜷缩挤在卧室用剩菜当早餐

年轻时候积攒的热血已用完

承诺的风光变成耳光提及便难堪


曾以为爱可抵挡生活的刁难

后来才懂得它排在最底端

不小心就会被灰尘掩埋

随时能从回忆中挑拣出遗憾

关于相濡以沫精美的打算变成苟延残喘

贫穷已剥夺走所有的感官


纪念日没有玫瑰归家太晚

冰冷墙壁接吻皱巴巴的衬衫

争吵消耗好感脾气暴露太快

看彼此都面目全非谁一直在欺瞒


谁说的有爱就可一切都不管

却轻易就被柴米...

借光

【格格不入一期填词】

借光


他从阴暗中走来手心攥着老街灰尘早已不是无辜的少年人

你爱穿一身白挺拔而骄傲的坚韧将他伤口看穿竟也读出天真


人总想借光照亮自己爱无中生有的温情太孤独所以会慌不择路相信

他多辛苦才能遇见你掸去尘埃妄想靠近那格格不入的世界大门却关得太紧


他可恶却又笨拙困于非黑即白方寸太早懂事戴面具去生存

你像踩在云端是高高在上平凡人永远被光笼罩太温暖的转瞬


人总爱借光庇护自己假装有方安静天地没有爱只有平淡岁月也足矣

他多幸运才能遇见你在险恶蛰伏黑夜里只为了一个不确定信任便向你奔去

一刻清明有光散落进生命...

一如往昔

【今天允在 is back半个小时速撸一首词交给萌萌我俩打鸡血了呜呜我的允在……


一如往昔


从六年前分离 这一切都好像悲伤梦境

而今完结在这场重聚 时光将所有遗憾都治愈

你们在同个画面里 他为你唱歌轻拍掌心

眼中是你跳跃身影 和温柔笑意


我多想大声哭泣 想看他拥抱着你

就算假装云淡风轻 关于爱的执念还扎根在心

等待都有了意义 想念被成全难过都归零

我会等到所有不可能的奇迹

所以啊你和他 六年后站一起一如往昔...


目盲

目盲


原曲:Hebe《小幸运》


你像星辰寂静无边的光亮 也像黑暗巨大到让人目盲

我抖落满地温柔想给你看 用上孩子气狂妄

我想给你看贫瘠的岁月中 在地上画出的铅色天窗

想给你看我太辛苦的跋涉 始终因没你而无望 

你并非是流浪的冷漠旅人 怎么不能再找一处故乡

我已种上你爱的花 和孤单夕阳两对坐让它慢点收回光


可是啊只有飞鸟愿意亲吻我

没带来你消息刹那停驻继续飞翔

我安慰自己世界太大你有要去的远方

余生那么久会再途径这片土壤

那时花该已开好 我也能写好不卑不亢爱你的诗章

你已看过寸草...

我想捆着你陷进温柔的是非

关于爱的陈词滥调……


意中人

意中人【这个名字简直恶俗……


你会记得我吗就如同记住一朵花

你来这世界第一次看的花

那时你仍是稚子 所见皆是意中人

你会踮着脚 给所有温柔的喜欢追逐你的事物亲吻

你会记得我吗如同记住三十秒的刺疼

嘴唇留下的殷红让你时而梦回

那时你刚十六岁 热爱不考虑责任

有勇气骑马走山 将狂恋挂于唇尖而不问前程

你快记得我好吗 我卑微的仿佛下秒就消失

感情总是饥荒暗恋喂不饱谁 我骨瘦如柴的欲望奄奄将死

你快记得我好吗 那个假装卖花的女孩扶帽经过你

如瘸腿的醉鬼 拥抱衣衫褴褛的浪漫故事


我也想把苦情...

 

© 小驴 | Powered by LOFTER